高院:债权人对申请执行回转的财产能否享有优先受偿权?(有限制)房产交易税如何计算

2019年05月14日 13:00来源:龙虎手机版

编者按:我们将陆续推出100篇针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财产保全与执行相关典型案例的分析解读。我们将从当事人角度结合财产保全与执行相关的法律问题,剖析最高法院裁判思路,期能对实务中的疑难复杂问题进行系统梳理,并从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以供实务参考。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作者希望通过对系列案例的解读,帮助当事人在保全与执行程序中最大限度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裁判要旨:

执行回转参照适用取回权制度应以被执行人进入法院破产案件审理程序为前提。被执行人未进入破产程序的,法院对申请执行人针对执行分配方案主张比照取回权制度优先受偿执行款的请求不予支持。

案情介绍:

一、案外人天津老板娘水产食品物流有限公司(下称“老板娘公司”)因与张某合同纠纷一案,向天津一中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老板娘公司与张某签订的《聘用合作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判令张某返还老板娘公司定点经营补偿费17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390万元。张某提出反诉,请求判令老板娘公司支付违约金1200万元。天津一中院作出(2010)一中民三初字第13号民事判决(下称“13号判决”),判决:解除《聘用合作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张某返还老板娘公司1300万元。张某不服该判决,向天津高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13号判决。天津高院作出(2011)津高民二终字第41号民事判决(下称“41号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上述判决生效后,经老板娘公司申请,天津一中院强制执行了张某13246152.98元及777817元。张某不服上述终审判决,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最高法院作出(2012)民申字第101号民事裁定,指令天津高院进行再审。天津高院作出(2012)津高民再字第6号民事判决,判决:撤销41号判决及13号判决中有关张某赔偿费用的内容,改判老板娘公司向张某支付费用343.2万元。

三、再审判决生效后,张某于2014年3月18日向天津一中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1)执行回转老板娘公司依据13号判决扣划张某的777817元及相应利息;(2)强制老板娘公司履行(2012)津高民再字第6号民事判决确定的343.2万元及利息;(3)强制老板娘公司将张某已承担的案件受理费70289元退还给张某。

四、天津高院分别受理了浙江宝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业公司”)、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滨海农商行”)以老板娘公司为被执行人的申请执行案件。在执行中,天津高院对被执行人老板娘公司所有房产和相应的土地使用权及机器设备进行了拍卖,得款231023250元。天津高院于2015年5月28日作出(2013)津高执字第0010号《关于对天津老板娘水产食品物流有限公司执行案件的分配方案》。张某向天津高院提出《分配方案异议书》,认为应比照取回权制度对张某的权利予以优先保护,在分配执行款项顺序上应优先分配给张某,申请对上述分配方案审查修正。针对张某对分配方案提出的异议,宝业公司和滨海农商行分别提出反对意见。

五、张某以宝业公司和滨海农商行为被告向天津高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其对执行款享有取回权,并优先于两被告分配。天津高院认为,针对分配方案,张某就其主张的款项并不享有取回权亦不优先于宝业公司、滨海农商行分配。故判决:驳回原告张某的诉讼请求。

裁判要点及思路: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针对分配方案,张某就其主张执行回转的款项是否享有取回权并优先于宝业公司、滨海农商行分配。

取回权是指债务人进入法院破产案件审理程序后,对于债务人占有的不属于债务人的财产,或债务人作为买受人尚未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控制的财产,财产所有权人或出卖人所享有的取回该财产的权利。《企业破产法》第三十八条、三十九条分别规定了一般取回权和出卖人取回权。可见,取回权是企业破产法范畴的一项法律制度,只适用于债务人已进入法院破产案件审理程序的情形。所以,执行回转参照适用取回权制度的前提,是被执行人进入法院破产案件审理程序。而本案中,作为债务人和被执行人的老板娘公司未进入法院破产案件审理程序,因此张某主张比照取回权制度优先分配的基础并不存在。

所以,张某关于对执行回转的款项及相关利息享有取回权,优先于宝业公司、滨海农商行分配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天津高院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总结该案的实务要点如下,以供实务参考。同时也提请当事人面对一债务人有多债权人且资不抵债的情形,需注意判断自有债权优先受偿的可能性。结合高院的裁定文书,在执行实务中,应重点关注以下内容:

一、债权人依据执行回转制度请求在分配方案中享有取回权被驳回,若债权人依据《民诉解释》及“执转破”的有关规定,申请被执行人破产,债权人依然无法对执行回转款享有取回权

本案驳回的理由是基于《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办公室关于执行回转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在被执行人破产案件中能否得到优先受偿保护的请示的答复》规定,取回权制度的适用应以被执行人进入破产程序为前置条件。虽然我们在写作中检索到绍兴中院支持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人执行回转参照取回权制度拿回财产,但也仅检索到一个系列案件。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债权人对所有权未发生转移的财产享有取回权”,针对货币财产,因货币转移占有即所有的特点,要对货币财产行使取回权,须对该部分货币财产进行特定化。所以,我们倾向于认为本案即便可以通过“执转破”程序进入到破产程序,在被执行人分配方案中张某依然对因错误判决而被执行扣划的款项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二、若债权人因法院错误判决最终在被执行人的分配方案中拿不回来该部分被扣划的财产,能否请求执行法院赔偿?

虽然2016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法主要强调法院作为赔偿主体进行“非刑事司法赔偿”,但正如第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先予执行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并造成损害的,赔偿请求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赔偿。”以及《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办负责人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答记者问》中关于立法背景及目的的介绍,针对执行部分的赔偿主要是执行错误,而非原审判决错误。所以,在执行回转无法受偿财产,且债务人已无清偿能力时,债权人无法通过诉讼要求人民法院对财产损失进行赔偿。

本文地址:http://www.cncosine.com/longhuhepingtaizhuce/20190514/381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