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执行人配偶以夫妻共有房屋为由提异议之诉,法院如何处理?池州房产交易网

2019年05月14日 07:00来源:龙虎手机版

论执行异议之诉中的夫妻隐名共有问题

一、问题的提出

如无特殊约定,一般而言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房屋应属于夫妻共有财产。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种房屋并不一定会登记为夫妻共同所有,而是只登记在夫或妻一人名下。可以形象地将这一现象称为夫或妻一方对房屋的“隐名共有”。从夫妻关系外部,根据房屋物权登记来看,房屋只属于夫或妻一人所有,另一方对房屋的共有权没有通过登记进行公示。但从夫妻关系内部来看,房屋确实属于两人共有,房屋的物权登记与实际共有状况不一致。由于房屋物权登记具有公示效力,夫妻之外的第三人往往是根据物权登记来判断房屋的权属,所以夫妻隐名共有会引出的一个很大问题便是当房屋涉及夫妻以外的第三人利益时,夫或妻一方对房屋享有的共有权就可能对第三人的利益产生影响。最典型的情况便是执行异议之诉①中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及其配偶的纠纷:执行程序中本欲执行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屋,但被执行人的配偶却以房屋共有权而要求排除执行。经过执行阶段的异议审查之后,申请执行人的利益与被执行人配偶的利益最终在执行异议之诉程序中出现了冲突。执行异议之诉的目的就是确定是否可以对诉争的特定标的物进行执行,②因此法官在执行异议之诉阶段就必须对申请执行人利益与被执行人配偶利益之间作出取舍,对是否能够执行房屋作出回应。而目前的法律和司法解释对于这种案件应如何裁判并没有具体规定,因此实践中出现了不同裁判结果并存的局面。③本文即以执行异议之诉中的夫妻隐名共有现象为题展开探讨,总结夫妻隐名共有牵涉的各种冲突和执行异议之诉面对的问题,分析出现冲突和问题的原因,提出以司法解释明确利益衡量方向、统一裁判结果的必要性,并就裁判中需要考虑的三个细节问题提出见解,希望引出更为深入的讨论。

二、夫妻隐名共有现象引出的冲突与问题

夫妻对执行标的房屋的隐名共有至少会在执行异议之诉程序中引出三个层次的冲突:

第一是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冲突。是否执行房屋事关申请执行人的债权能否实现,又会影响到被执行人配偶对房屋的共有权能够否得到保护,所以申请执行人的利益显然会与被执行人配偶的利益发生冲突。而由于被执行人夫妻的婚姻关系,利益冲突的双方实际是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夫妻。

第二是执行程序与审判程序的价值冲突。相比而言,审判程序更强调公正,而执行程序更追求效率。由于执行异议之诉是通过审判程序来决定是否执行特定标的物的问题,夫妻隐名共有就会引出审判程序与执行程序的价值冲突。如果判决不得执行,意味着申请执行人虽然已经等待很长时间,但其债权一时仍难以实现,申请执行人可能还要另寻他法来获得救济,例如分割共有房屋后继续执行,追加被执行人配偶为被执行人,确认债务属于共同夫妻债务后继续执行等。而无论哪种方法,申请执行人都要与被执行人夫妻重新进入耗时很长的诉讼程序,而且最终结果、执行情况仍有很大不确定性。因隐名共有而判决不得执行显然对执行程序的效率有很大影响。但另一方面,对于被执行人夫妻来说,不得执行就意味着房屋能够得到保全,否则,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屋被执行后,被执行人配偶对房屋享有的利益也很难再挽回。追求效率的执行程序需要尽快实现申请执行人的债权,而强调公正的审判程序又有可能会保护被执行人配偶的利益,因为夫妻隐名共有这一特殊现象,审判与执行由此出现冲突。

第三是法律制度之间的冲突。以夫妻共有为由判决不得执行,维护了被执行人配偶根据《婚姻法》法定财产制对执行标的房屋的共有权。而根据房屋所有权登记判决驳回被执行人配偶的诉讼请求,维护了《物权法》所确定的物权登记公示力。两种不同的裁判结果是各取其一,所以夫妻财产公有制与物权登记公示力也因为夫妻隐名共有在异议之诉程序中出现了冲突。本文认为,这是三种冲突中最为根本的冲突。因为夫妻共有财产制与物权登记公示力就分别承载了被执行人夫妻与申请执行人的不同利益,而如何解决冲突又直接影响不同程序价值的实现。

以当事人的利益冲突为基础,夫妻隐名共有在执行异议之诉中引出的多层次冲突见下表所示:

继续执行的

裁判思路

不得执行的

裁判思路

当事人利益

申请执行人利益

被执行人夫妻利益

程序价值

执行程序的效率价值

执行异议之诉审判程序的公正价值

法律制度

《物权法》物权登记公示力

《婚姻法》夫妻共有财产制

表1夫妻隐名共有在执行异议之诉程序中引出的多层次冲突

当然,任何法律纠纷都是当事人之间利益冲突的表现,也有可能会涉及到不同程序价值、法律制度的冲突,司法裁判正是平衡冲突的过程。司法裁判要发挥出这样的作用,必须适用明确和统一的法律规则作为裁判依据。如果缺乏这样的规则,那么在面对复杂冲突时,不同个案中的判断很可能彼此矛盾,司法裁判的作用就无从发挥。就此而言,夫妻隐名共有造成的真正问题是由于目前没有明确和统一的裁判规则,实践中执行异议之诉的裁判结果不统一,不能最终解决上述冲突。这不仅会造成当事人的困惑,使得法律对当事人行为的指引作用发生偏差,也会影响司法的公正、效率和权威。因此,有必要分析出现夫妻隐名共有现象并引出各种冲突的原因,以便提炼出执行异议之诉的统一裁判标准。

三、以司法解释解决问题的必要性

从社会现实方面看,夫妻隐名共有现象的出现与我国房屋登记制度的发展有关。典型地,上世纪九十年代实行住房改革时,在职工购买单位出售的房改房时,很多单位都要求所售房改房只能登记在本单位职工的名下,而登记部门也并未考虑夫妻共有的因素,仍然予以登记。这些房屋中显然有很多房屋是属于夫妻共有的,这就造成夫妻隐名共有的现象十分普遍。④而《物权法》开始实施之后,也并不是所有夫妻共有房屋都进行了共有权登记。在房屋登记实务中,对申请登记的房屋是否为夫妻共有的判定,各登记机构有不同的认识,对登记申请的要求也不同⑤,这也是出现夫妻隐名共有的一大原因。

除去社会现实因素,本文认为夫妻隐名共有执行异议之诉案件裁判结果的不同,最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物权法》与《婚姻法》之间存在理解、适用的空隙。一方面,我国《物权法》第九条确定了不动产登记的公示原则,第十六条确定了不动产登记簿的公示推定力。判断房屋所有权归属显然要适用《物权法》的规定。另一方面,《婚姻法》第十七条采用列举的方法对应属于夫妻共有的财产进行了规定。虽然房屋并没有被该条明文列举,但房屋显然可以成为夫妻共有财产,判断房屋是否属于共有财产也要适用《婚姻法》的规定。而《物权法》第九条中有这样的但书规定:“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一但书中的“法律”是否包括《婚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目前没有明确、统一的解释,留下了法律空隙。概言之,《物权法》虽然确立了物权登记的公示力,但是没有明确第九条但书的范围,没有对夫妻共有房屋的登记、现实情况作出特别的回应。而《婚姻法》规定了夫妻共有财产制,但对夫妻共有财产制的对外效力没有涉及。这正是前述三种冲突中最为根本的物权登记公示力与夫妻财产公有制冲突背后的法律原因。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只登记在夫或妻一方名下,但是符合夫妻共有财产条件的房屋,《物权法》与《婚姻法》孰先孰后,或者说如何协调适用以判断房屋最终权属没有定论,⑥是否能够执行只登记在被执行人一人名下房屋也不确定。

本文地址:http://www.cncosine.com/longhuhepingtaizhuce/20190514/381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